皇冠体育中心电话|水晶皇冠体育场

首頁??>??教授與研究??>??觀點文章??

李海濤:中東煙云難消,油價仍未走出震蕩期

摘要:沙特石油設施上月遭胡賽武裝襲擊,使得國際油價短期飆升。美國指稱伊朗應為襲擊負責,中東局勢再次緊張。若中東地區沖突持續,可能增加市場對原油的風險溢價。

最近影響油價事件不斷,9月10日晚上,特朗普宣布博爾頓下臺,有聲音稱該鷹派人物下臺后,美國可能會放寬對伊朗委內瑞拉的封鎖。但看空油價的聲音還未斷,胡賽武裝就給沙特當頭一棒——9月15日沙特阿美兩處主要石油設施遭到無人機攻擊,致使500萬桶/天的石油產量中斷,國際油價16日開盤即飆升19%。此事件無疑增加了原油市場的不確定性。

在全球宏觀經濟下滑背景下,全球需求走弱與OECD商業庫存較高,制約了原油價格上行空間,這也給著急上市的沙特阿美帶來估值壓力——原估值2萬億美元,現在卻降到1-1.5萬億美元。沙特雖然著急,能源部長都換了,原油產量也已減產到2014年來底部約980萬桶/天,但奈何油價就是不漲。

這次遭遇空襲,沙特可以對外說是不可抗力導致部分合同難以履約,同時也不用擔心供應下來后特朗普發推特施壓油價過高,可以把責任推給什葉派極端分子。沙特對外宣稱自己遭遇襲擊,但有兩點我們要注意:第一,遭遇襲擊的Abqaiq是沙特最核心資產,也是沙特安全等級最高的,為何被胡塞武裝十架無人機輕易襲擊;第二,沙特這次被襲如果沒有相應懲治兇手,那么這種沖突后面還有多少,還會持續多久。

一、沙特對原油市場影響力

沙特是全球主要產油國,而且是最大的原油出口國,其原油產量決定著OPEC的減產力度與全球原油供應。2018年,OPEC統計沙特原油產量平均為1032萬桶/天,占OPEC總產量約33%,全球總產量約10%,產量略低于俄羅斯的1053萬桶/天和美國的1096萬桶/天,但在出口方面,沙特是長期以來的出口龍頭,2018年沙特平均出口量為737萬桶/天,高于俄羅斯的507萬桶/天以及美國的200萬桶/天。

沙特對全球強大的出口,導致其供應對油價波動影響巨大,俄羅斯和美國都能實現自給,受影響的是中國。2018年,中國從沙特進口原油占總進口量12%,僅次于俄羅斯的15%,約130萬桶/天,占沙特總出口量的20%左右。沙特短期內斷供,中國若不想承受高價,只能通過商業和戰略庫存來對沖。

在沙特被襲后,特朗普授權必要時釋放美國戰略石油儲備,以平抑市場預期。中國作為全球最大買家,受到原油價格上漲影響最大,應該加強商業和戰略庫存運作,影響油價預期,在已經上市了INE原油的基礎上,增加中國原油定價權、話語權。

二、也門胡塞武裝襲擊沙特背后

上世紀70年代,北也門與南也門脫離殖民統治宣告獨立以來,這個資源匱乏的國家就一直沒有停止過內戰。1962年,北也門宣告獨立,建立阿拉伯也門共和國,彼時侯賽因·胡塞6歲,短短十多年后,他創辦了名為"青年信仰者"的組織,被視為什葉派分支——栽德派的領袖。1992年,同為栽德派的也門總統薩利赫,為對抗遜尼派穆斯林,開始聯合侯賽因·胡塞和他的"青年信仰者"組織,但這一聯合并沒有幫到薩利赫,反而讓侯賽因·胡塞的勢力日漸壯大,而胡塞與薩利赫意見日漸相左。

激進的胡塞得到伊朗支持,不僅因其是什葉派領袖,也因為胡塞2000年提出,要效仿伊朗建立"神權也門",實行政教合一——這是霍梅尼當年的制勝法寶,然而這一想法與薩利赫想法出入很大。由于意見與當局水火不容,胡塞于2004年發動叛亂,但不幸在一場戰爭中被政府軍擊斃。胡塞的支持者將"青年信仰者"組織改名"胡塞人",以追隨胡塞。

雖然胡塞發動叛亂,自己不幸犧牲,但胡塞武裝卻一直如星星之火,擾亂也門局勢。2014年9月,胡塞武裝借著也門政府削減燃油補貼,引發群眾不滿的機會,乘勢占領了首都,并對時任總統哈迪形成逼宮之勢。2015年3月25日,也門總統哈迪逃亡沙特避難,3月26日,沙特對也門境內胡塞武裝發動空襲,至此,沙特正式卷入也門內戰。

沙特不愿意看到一個小伊朗在自己南部崛起,而伊朗希望利用政見相合的胡塞武裝制約沙特,所以也門內戰又成了一場沙特與伊朗之間的"代理人戰爭"。

沙特軍隊雖然戰斗力比較弱——軍隊錢多怕死,但對胡塞武裝也形成很大威脅,一來沙特有美國武器支持,有錢打代理人戰爭,二來胡塞武裝在也門內部及周邊國家,得不到大力支持。所以胡塞武裝自沙特空襲以來,一直對沙特各種騷擾,典型就是2017年11月,也門胡塞武裝向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國際機場方向發射一枚彈道導彈,被沙特防空部隊攔截。

這次胡塞武裝派無人機空襲沙特煉油廠和油田,對沙特王儲來講其影響不亞于"美國911",也是也門內戰以來,胡塞武裝對沙特規模最大的一次襲擊,不能簡單的將這次襲擊成功看成偶然因素,因為除了廣泛的情報收集之外,這次襲擊的成功還有來自沙特內部的信息。

中東煙云難消,油價仍未走出震蕩期

圖:沙特所面對的"什葉派之狐"

三、警惕中東局勢對原油市場的短期擾動

沙特最重要的煉油廠和油田暴露在了也門胡賽武裝的攻擊范圍內,這對沙特是重大威脅,而其背后的美國也難以坐視不管,特朗普公開表示"沙特石油供應遭到攻擊,我們知道誰在幕后主使,我們的炮彈已經上膛,但美國仍在等待沙特的意見,以及我們將在什么條件下采取行動。"

博爾頓下臺,特朗普剛釋放對伊朗放松制裁的預期,這一襲擊立即把矛盾指到了胡塞武裝背后的伊朗,伊朗馬上否認,并作出如果因此受到打擊,將采取報復的聲明,緊張局勢重回到6月份伊朗襲擊美國無人機那段時間。

但美國在伊朗坐實襲擊無人機主犯后,取消了對伊朗軍事打擊方案,顯示了特朗普當前進退兩難的處境。一方面,特朗普競選時承諾要削減軍事開支,減少無意義海外戰爭,包括積極計劃從中東撤軍,早早宣布"伊斯蘭國"(IS)被消滅,放低身段與阿富汗塔利班和談,特朗普并不想美軍在海外增加沖突;另外,伊朗不是伊拉克,不論軍事還是經濟,美國短時間基本不可能拿下伊朗,這也是伊朗有膽叫囂的理由。

美國加強對伊朗的壓制,主要是從以色列和沙特盟友利益考慮。與沙特結盟管控伊朗威脅,沙特購買美國軍火,為阿拉伯版北約買單;與以色列結盟,以增加內塔尼亞胡集團對特朗普的選票支持。然而,5月底內塔尼亞胡集團組閣失敗,以及國際人道主義對卡舒吉事件及也門人道主義危機事件的關注,讓三方利益關系出現微妙變化。

再者,美國財政赤字擴張,財政不足以支持進一步軍事擴張,這也是特朗普進退為難的地方。截至2018年底,美國包括政府企業居民部門在內的杠桿率249%,其中政府部門杠桿率99%,按美國2018年GDP現價21萬億美元算,美國政府部門欠債就達到近21萬億美元,是全球政府部門欠債最多的。

特朗普是商人,在中東采取行動是有條件的。國際油價的下行,以及美國增加原油產出降低了對中東原油依賴,讓沙特壓力劇增,不得不積極推動國內經濟改革,以避免成為下一個委內瑞拉。但沙特內部也有矛盾,薩勒曼王儲能否成功推行改革還未可知。

美國無暇顧及,沙特只能自救,也是伊朗一次次試探底線的原因,用不斷的小沖突來增加美國在中東消耗,直到美國放松制裁,退出阿曼灣。這樣的持續沖突,無疑需要增加對原油的風險溢價。(注:此文為"全球宏觀與原油觀察"系列文章之三)

(作者李海濤為長江商學院教授;瞿新榮為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高級主管;編輯:王延春 何一非)

本文為“長江全球宏觀與原油觀察”系列。

文章來源:《大勢看財經》

相關閱讀

學院新聞

更多
皇冠体育中心电话 聪明组六组合 国际股票指数收盘时间 极速快3哪里下载 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171选号 福彩3d跨度走势图300期 波克城市棋牌下载 竞彩胜平负统计软件 吉林11选5任二技巧 股票指数是什么